我会学着放弃你,是因为我太爱你(一)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 美文欣赏

  第二次见面是一个多月后了,肉肉跟ex已经分手了,挚爱变成了旧爱,两个星期狂瘦了十斤。

  -……fuck u

  一边说着一边盯着肉肉的大胸。

  肉肉说好不打你。

  肉肉第一次见串串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一群网友见面,串串除了自我介绍,姓什么叫什么在哪工作,后面就没怎么说话,那天吃的羊蝎子,肉肉是那次聚会里唯一的姑娘,剩下一水都是男生,做他们这行基本上就没有女的,要不是肉肉这枚党代表,每次聚会都是面基。

  -真的么?

  肉肉离开北京之前,跟串串说,我觉得我不讨厌北京了,串串问为什么。

  有次串串接了个外包的活,临交片之前赶不完了把肉肉请去帮忙,没想到一忙就是一通宵。

  当时肉肉还泡在和ex的爱情泡泡里,除了ex以外的异性在她眼里都是白菜,串串也只是一颗一米八八长相鲜美的白菜串儿而已。

  肉肉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还在mountain view的那个小家里,梦见曾经的那些日常,梦见傍晚去jogging一直跑到水边河堤上,梦见掐着点给ex煮青菜,梦见他穿着她的那件灰色睡袍的样子,还有他那台小civic回家碾过门口车道的声音,突然就醒了,有一刻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惶恐的看着这是哪,panic attack来的时候呼吸都有些跟不上。

  肉肉小声的说,嗯,给我一根。

  -不知道,合同签的七月底,但是签证还没办好。

  6.

  我会学着放弃你,是因为我太爱你

  有天群里聊天正开心,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的,有个哥们问,对了肉肉你啥时候去加拿大来着?

  -我真的瘦了,瘦了十斤呢!

  私聊上串串问肉肉。

  -我讨厌北京。

  虽然肉肉大串串四岁,但是只是多吃了四年粮食多长几斤肉而已,心智并没有大多少的样子,两个人都是想到啥是啥不爱做计划的大双子,今天一个主意明天一个主意居然还总能一拍即合,比如快下班了肉肉问串串来三里屯吃饭么,这边有家越南米粉特别好吃,他说行啊顺路。话说三里屯在高大上的东三环,高富串串在西五环外的石景山上班,家住南边丰台。

  忙了一通宵都累极了,肉肉头一沾枕头没一会就睡着了。

  肉肉张嘴大口大口的喘气,想到串串在隔壁,推开门跪在床边,串串醒了见她这副模样,没有说话只是把她揽进了怀里,把她的头埋进自己胸前,任由她抽泣着颤抖着,也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她。

  5.

  b,真胖,那个腿实在是太粗了。

  有时候肉肉在地铁上看着地铁线路图,十几条线路像蜘蛛网一样张开盘错在这座城市暗无天日的地下,心里觉得一阵阵的发凉,这座城市真的好大,一个个体跳进来马上就被这座蛛网捕获吞没了。

  串串说,说实话了你不能打我。

  那之后俩人时不时的会凑在一块吃个饭什么的。

  串串在后面又连着追问了两遍,什么加拿大,谁要去加拿大。

  would u marry me?

  1.

  串串长这么大就出过三次北京,每次离家刚上火车他就开始想家。肉肉从小就在外面野惯了,中学寄宿,大学到外地,大学毕业干脆出国跑的更远了,两三年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肉肉说不懂你们这些每天都回家的人日子怎么过的,串串说不懂你们这种一年两年不回家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个周末没回家我都想家想的不行。

  -嗯。

  你那天戴个帽子,长那么矮谁看得到你脸啊,哦对,当时还记得你胸大了,从我这个高度只能看到你的帽子跟大胸。

  -这是我第一次接吻,感觉很好,真的。

  在第N次错过末班车不得不打车回家之后,串串终于不得不承认从石景山到丰台途经东三环一点也不顺路这个事实,于是约会大半折中在了前门跟西单。

  8.

  每天睡前和醒来后,都是最难熬的时候,肉肉怕黑,不敢关灯,关上灯她觉得眼前全是ex的影子,有时候她会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躺下好像能听见他的声音,闻到他的味道,所以肉肉总是让自己非常忙非常累,这样就可以快点入睡,就可以痛苦少一点。

  -如果你跟我一般大,然后也不去加拿大的话,我觉得我们会在一起。你觉得呢?

  -二百斤瘦十斤哪看得出来…

  三里屯一到晚上人多的不行,男男女女都往屯里钻,只有肉肉和串串往外走,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串串在前头开路,走了一段回头说你真的好矮啊,感觉跟牵着闺女一样。

  有次小伙伴们一起去京郊漂流,住农家乐,很巧的撞上另外一拨客人安排了求婚,一边吃着农家乐的烧烤一边看院子里载歌载舞的求婚,吃完饭大家在院子里闲逛,肉肉见地上地上一排蜡烛摆成的爱心还没灭,大大咧咧的走到了桃心中间,转头串串很应景的半跪了下来。

  肉肉盯着手里的酒问,如果我们没有这四岁的差别,你觉得会是什么样子?

  酒过三巡,小伙伴们都回屋了,串串和肉肉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喂蚊子,一人一只啤酒咣咣的碰瓶。

  肉肉心里裂开的那道口子又开始往外涌血,真疼。肉肉以前就管那个人叫爸爸,我爱你爸爸,我想你了爸爸,肉肉以前总是这样当口头禅顺口溜一样挂在嘴边。

  3.

  还没等肉肉反应点啥,下面就有个哥们接话说,你不知道么,肉肉要去加拿大了。

  爸爸。

  后来肉肉问串串,第一次见面对她啥印象。

  去ktv路上串串身上烟抽完了拐去711买烟,肉肉看架子上有洋酒,提了瓶黑方。

  因为喜欢一个人所以连带着喜他在的城市,肉肉这样想着。

  4.

  这样想的时候,肉肉扭头看看身边的串串,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在这座灰色的水泥森林里,有这么一份慰藉,在她最黑暗的日子里依旧照亮着她的人生。

  -不是还有你嘛,高富。

  半夜街上一个人也没有,肉肉站在路牙子上勉强能平视上串串,肉肉一向是个下半身思考的女流氓,想当年也是残害了无数嫩草小鲜肉的,被ex收编做了两年良家妇女,这又被放回野外了。正是分手后创伤期,加上正是酒足饭饱夜半无人的时候,肉肉端详了一下眼前这块小鲜肉,心想着不吃白不吃,二话没说就亲上去了。亲了一小会,肉肉懒得多周旋,直接上手了,串串跟兔子一样跳开了说宝贝你喝多了,别这样。

  肉肉正准备撸袖子揍人的时候,串串跳起来喊,你个泼妇说了不打我呢,我还没说完呢!

  a,居然有人比我还晚到,活腻了。

  群里就肉肉一个姑娘,剩下都是汉子,尽管肉肉腿粗,弟兄们也还是很给面子的个个把她捧成女神样,肉肉说她想吃麻小,立刻有人出面组麻小局,簋街一到周末就人多的堆起来,一票人一边嗑瓜子一边侃大山,肉肉问串串你看我瘦了没,串串呵呵了一声,也没正眼看她。

  两个人合计了一下,一是为了省打车钱,二是图方便,两个人拼了辆车回了肉肉的住处,肉肉借住亲戚闲置的一间两居室,偶尔串串会和肉肉一块回来,一人一间卧室相安无事。

  跑回711结果没酒了,串串说少喝点也好,姑娘家的别整的跟女侠一样,外面抽根烟再回去吧。

  -我其实也没多喜欢这,但是它是我家。

  玩着筛子,两瓶威士忌一个钟头就喝完了,肉肉问还喝么,串串说喝啊走哥带你去买。

  -是也不是。因为如今的我,已经不是四年前的我了。

  肉肉脑袋轰了一声,这叫啥事啊。

  -什么时候走?

  肉肉鼓着腮帮子哼哼,什么叫长的不难看,我是天生丽质国色天香我美,跟不难看差得远了好么。

  虽然腿粗吧,长的不难看,而且还蛮有想法的。

  肉肉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懂进退,给了台阶顺溜就下了,抹抹鼻子说嗯喝多了回去吧。

  好不容易排到他们了,要了一盆大虾,串串说他不会剥虾,肉肉埋头猛吃的空档剥了只虾给他。肉肉不爱喝啤酒,串串也吵吵要喝白酒,结果没人响应就他俩要了一瓶牛栏山,服务员打开盒子就走了,串串抢过瓶子就拧,拧了半天没拧开,肉肉肥爪一挥说你弱爆了,抓过来就拧,谁想瓶口是破的,玻璃瓶子,划了指头上挺深一个口血哗哗往外涌,小伙伴都凑过来问疼不疼,肉肉无所谓的舔舔血继续吃虾,摆摆手说喝酒喝酒哪那么多废话,串串在边上戳她,把右手摊开给她看,也是一手血,还满脸得意样的咧着大嘴乐,两个人用沾满鲜血的双手击了个掌,眼神里满满都是弃疗病友的亲切感。

  有次等红灯的时候肉肉问串串,可不可以挽一下他,没交过一米八以上的男朋友,想感受一下啥感觉,串串大方的伸出肘子给她,肉肉挽着过了个马路就撒开了说太高了不舒服,串串顺手就把肉肉的爪子牵了起来说那这样呢,肉肉说好像好点。

  接下来后半夜唱歌的唱歌睡觉的睡觉相安无事,第二天回到住处,肉肉正准备睡个昏天黑地,串串的QQ头像突然闪起来了。

  熟了以后两个人什么都说,串串跟肉肉一样都是家庭和睦幸福长大的小孩,串串还有一枚十分新潮豆逼的老妈,曾经众目睽睽之下跟串串说儿子你要是喜欢男人不要怕,告诉妈妈能接受。

  串串接过肉爪子在手背上浅浅的亲了一下,小伙伴们跟着起哄学着串串挨个跪下给肉肉求婚,肉肉也咧着嘴yes yes的应着,可是有那么一刻,全世界都静了,蜡烛里串串的眼睛亮亮的。

  吃完饭浩荡杀去唱歌,大家多半也都是第一次见,一群北漂听说串串是北京人,嗷嗷的喊高富帅求包养,求包养高富帅,肉肉扭头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点点头说,求包养,高富,最后那个字实在说不出口不能昧良心……串串嗷的一声就扑过来拧着肉肉一顿掐。

  串串问,什么加拿大?

  当时六月刚过完。

  2.

  -豁没想到你个小胖子挺能喝啊。

  肉肉不止一次的想,是不是冥冥之中真的有双手在安排着每个人的一生,否则她怎么会如此幸运。在她几乎放弃人生放弃希望的时候,出现这样一个人,温暖她照亮她让她在黑夜与白昼之间拾起欢乐的自己。

  文:苏瑾宁

  7.

  -哦,老板再来一瓶。

  yes.

  -为什么?是因为ex么?

  -如果我小四岁,跟你一样大,我会和你在一起。可是如果你大四岁,和我一般大,我大概不会和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