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我最好朋友的微信拉黑

  • 时间:
  • 浏览:26
  • 来源: 美文欣赏

  当然我知道对方并不是故意不回复,有可能遇到其他的事情耽误了。其实关系是一面镜子,折射的是自己本身需求的面目。因为最好的朋友这一举动让我感受到一种不被人在乎的危机感,这种察觉不到的在乎感的念头在没有得到互动的时候会一点一点放大。

  “我想把我最好朋友的微信拉黑。”

  就在几分钟前,我的脑袋不知为何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每个朋友之间的相处模式是不同的,如果我真的做了这一举动,虽然事后大家会觉得没什么,解释一下,再互相吐露心声一下,但是我知道那会变成一根透明色的刺扎进这段关系本身。

  看多了太多塑料姐妹花之间为了各自的利益而引起撕逼大战的壮烈场面,自己的心绪竟然被这种大环境所感染了。

  在关系变质的前夕我们就有很多关于一些问题不同意见的争论,触发关系直转急下的节点是我们关于生活问题的争执,事后我发觉是我错了,是我站在自己的立场来审视她的生活,这种两者之间的不平衡自然导致一段关系的结束。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一条有着高峰低峰的函数曲线,处于关系的哪个位置取决于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氛围、心灵互动、情感价值的提供等等,一旦彼此之间的需求度完全匹配和吻合,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能持续、稳定地维持下去。

  而引发我的愁绪的正是我与最好朋友之间的关系。

  其实这只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事情并没有多严重。只是触发了思考朋友这种关系的种种。关系本身就是一件令人着迷又烦恼的必需品。令我烦恼的是对关系本身的思索。

  你能察觉到一段关系明显的转折,那些导致关系变质的东西是隐刺,刺得你隐隐作痛。

  可是不知如何应对,百无聊赖地我上豆瓣发了这样一条看似无营养的广播:“迄今为止,所有的人生烦恼都是围绕各种关系产生的啊。”

  这是我当下最为深刻的感触。

  关系并不是一个处于恒定不变的状态。

  关系是我们日常生活的核心。

  结束一段高质量的关系,或标志一段关系的转折点很多时候会是一个很小的引爆点,然后就分道扬镳。

  回到“我想拉黑我最好朋友的微信”这一念头,这一念头的产生源于朋友的不接电话、不回信息。

  关系脆弱又坚固,然而这种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我把自己的这一想法和朋友说了,毕竟我们是可以说这种亲近话的关系。朋友用一种调侃的语气回复我道:“你拉黑我,我就再加上你。”

  一瞬间浮上脑海的这个念头让我抖出了个激灵。

  可是外界环境是不断变动的,使这个关系能够持续下去的外界环境的影响变量也在不断增加。比如新的工作环境的变化、与家庭成员的互动情况、亲密关系的亲密状态等等这一切都构成一点一点摧毁一段健康、良好关系的因素。

  这个念头太可怕、太邪恶了。

  回到我想拉黑朋友微信的话题。

  我发现一段关系能够持久的持续下去,除了这两个人之间心灵契合外,两个人之前必定是有一个人是足够包容的,一段关系里如果没有一个人以上是包容的,或者没有持续发展下去的信念和心力,大概率是会沦为普通朋友。普通朋友意味着不再有心灵交流和情感互动,不再互相给予彼此以滋养。

  我和初中起就认识的一位女性朋友的友谊就是这样结束的。